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审计之窗>审计文化
这世间,又少了一个爱我的人
信息来源:松滋市审计局 | 发布时间:2020-03-16

——谨以此文,悼念一个平凡人的逝去,悼念所有在这场灾难中逝去的生命。

2020年3月3日晚上9:50分,在我们“老孙家”微信群,我看到了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我爷爷的小妹,我的姑婆婆,在2020年3月2日15时38分安详地走了。

我们一家顿时泪流满面,悲痛难抑。我们至亲的人,我的姑婆婆,生在松滋,长在松滋,却在2020年这个冠状肺炎疫情肆虐的3月,在异乡武汉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这样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在她的最后时刻,只能遗憾地留在了他乡,只能魂归故里……

两个幺幺说她走得很安详。但是我知道幺幺他们的憾有多深,他们的痛有多沉。他们只能用“安详”这样的字眼来安慰我们,让亲人们慢慢去接受这个现实。在这样的无助和无奈的时刻,我们无能为力,我们只能内心忍受煎熬。

姑婆婆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在那样的年代,三个哥哥(我的爷爷是二哥)都勉强读了书,只有2个姐妹大字不识。但是,姑婆婆硬是用她的坚韧、聪明、勤劳、善良,撑起了一个家庭,培养了两个出色的女儿。如今,两个幺幺已在各自的岗位退休,正是她老人家可以享享清福的时候,姑婆婆却走了,而且,是在我们都无法陪她最后一程,无法跟她烧一炷香,磕一个头的他乡。正如小幺幺所言,因为疫情她作为女儿也无法赶回她身边陪伴,真是“心如刀绞”……

姑婆婆虽然已95岁高龄,却是个到走的时候都眼不花、耳不聋、思路明晰亮堂的老人。她一生不卑不亢,勤俭持家。即使后来女儿女婿都生活好了,要她和姑爷爷不再操劳颐养天年,她还是坚持两个人单独生活,一切自理。姑爷爷走后,她依然在她的房前屋后养花种菜,从不跟子孙们提任何要求,让他们安心自己的工作和学业。近几年,姑婆婆因为年事已高,实在是力不从心,才勉强同意幺幺替她雇请保姆,但她勤俭朴实的生活一直都没有改变。幺幺他们不在家的时候,我们偶尔去探望她老人家,她总是非常开心,也只是微笑着问候我们家里的父母好不好,工作怎么样,生活怎么样,从不说自己的生活如何孤单,身体如何每况愈下,生怕自己的子孙们担心。最让我难忘的是,她对晚辈们每个家庭的人员在哪里工作和生活,都记得清清楚楚,但凡有人去看望她,她都会连同别家的亲人一一过问。有时我说到自己的儿子未经世事吃不得苦,她老人家就安慰我,说孩子会慢慢长大,急不得,要悉心教导。还笑着说我们孙家的孙子,一定会有出息的。那嘴角自豪和自信的微笑,让我此刻更加怀念和悲伤……走时,她还不忘将她和保姆种的青菜给我们分享,说是自己种的,新鲜干净。

还记得2017年夏天,多年未曾谋面的大舅和二舅(大爷爷的两个儿子,大爷爷当年当兵留在北京不在松滋)他们从北京和广州相约来松滋看望他们的姑姑,我们老孙家26人有了一次短暂的团聚。两个舅舅想念亲人,怀念故土的热泪在看到姑姑后倾泻而出,姑婆婆和舅舅们相拥相依也是老泪纵横,情难自抑。是啊,不论何时,每个人都有根,都有无法磨灭的故乡情怀。月是故乡明,酒是家乡浓,故土难离,终究是血浓于水!时至今日,当时的情景我依然历历在目,但是姑婆婆却再也不能用她温暖的怀抱来抚慰游子的身心,再也不能用她朴实的语言教导她的后人……

永别了!姑婆婆!从此,这世间又少了一个关心我,疼爱我的人,又少了一个虽不识一字,却聪慧睿智的长者。我知道,您是带着深深的不舍和眷念而去,您也一定会在遥远的地方默默护佑您的子孙健康平安。愿天堂没有疾病,没有苦痛,没有别离……

在不可抗拒的时间面前,没有什么一帆风顺的人生。一个人的生老病死是难以逃避的,但让我揪心的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多少本不该逝去的生命消失在这个美好的世间。所有那些与病魔做顽强斗争却依然停止的生命,让我无语凝噎。国学大师蒙曼说“人生有三样东西是无法挽回的,生命、时间和爱。我们能做的就是去珍惜”。这场灾难,也让我们更加懂得生命的可贵,让我们更加珍惜眼前人。“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的头上就是一座山”。是的,这粒灰尘,虽然压在了每个人的头上,但这场劫疫,也足够让我们每个人反思和警醒。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在这样的时代,用更坚强的意志和行动移走“疫情”这座山,用最坚强的臂膀托起属于我们的责任,继续走好我们的路!(王武静)


打印|关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