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计之窗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审计之窗 > 案件披露

借助卫星影像发现6户非法建房骗取国家补偿394万

发布时间:2018-03-19来源:荆州区审计局  张志星 翟陈阅读量:

 

棚户区改造是国家惠民利民的重点工程,但是总有人盯着这块蛋糕。201712月,根据审计署统一安排,J区审计局对J2017年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进行审计,重点审计了该区棚户区改造项目,审计发现城北项目部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中无证房屋占比过大。审计人员通过核查征收协议档案资料、实地勘查、走访群众与运用卫星地图等手段相结合,深挖线索,最终查实6户居民非法建房共骗取棚改拆迁补偿资金394万元的问题。

仔细查看 两证全无现端倪

201712月,J区审计局对J2017年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进行了跟踪审计。在审计之前,审计组仔细钻研了棚户区改造相关政策,调查了解该区房屋征收与补偿总体情况,调阅了9个项目部180多份拆迁补偿档案,了解到在A项目部拆迁对象涉及集体土地上自然户886户,国有土地上自然户520户。还涉及国有公房,情况复杂。摸清基本情况后,审计组对于审计重点进行了讨论,审计组林海组长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同志,参加过多次保障性安居工程审计,对此他提出“集体土地征迁是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因为其中的人口和两证全无房屋的面积,都关系着补偿金额的多少”,结合城北项目部的实际情况,反复研究调阅的档案,审计组将重点放在对土地证、房产证两证全无房屋的调查上。

201813,审计组对A项目部开展审计调查,审计组根据房屋征收补偿电子台账,现场抽取了重点关注的20份房屋征收补偿协议档案。审计组成员在会议室与项目部负责人分坐两边,翻看档案并时不时针对档案上的细节提出疑问。这时,一份档案引起了审计人员冯晓的注意,这份档案乍一看并无特殊之处,但是细心的冯晓经过分析,与组员们讨论后,发现了五个疑点:第一,房屋两证全无,档案中给出的文件表明,村委会认定房屋修建时间为1989年,但是从档案中的实地图片来看,房屋不像三十年前的建筑物;第二,询问此份档案时,项目部负责人一改之前流畅问答的态度,支支吾吾,在审计组的一再追问下才表明并未亲自核实房屋修建时间,时间认定均为村委会直接负责;第三,根据《江南区中心城区集体土地上房屋搬迁安置补偿指导意见》,2008年以前的无证房屋补偿时视为有证,按照9折面积补偿,2008年至201291号建设的房屋按照重置成本价补偿,201291号以后修建的房屋视为违法建筑,仅补偿拆除手续费,建房时间的认定对于补偿的金额多少,至关重要;第四,这些拆迁领款人都是江北县户籍,且为城镇户口。城镇户口一般没有集体土地宅基地,为什么他们能在此地拥有房屋;第五,像这份档案的情况集中出现在了城北村。综合以上几个疑点,审计组决定马上查看现场。

实勘判定 年份造假骗补偿

冒着零下的冻雨,审计组在村干部的陪同下到达了城北村。虽然天气恶劣,丝丝冰雨打在脸上,模糊了视线,道路也泥泞难行。但审计人员精神抖擞,步伐坚定,不多时就到达了目标房屋。出乎意料的是,档案中有疑问的房屋全部坐落在一个大院里,出入口仅有一个,门口还拴着一条大狼狗。随着小组成员的到来,院内的居民投来并不友好的目光。走进大院,村干部指着右手边一个平房说到这就是档案事主钱加的家。该房屋的门窗及屋面的瓦已被拆下,彩瓦和鲜黄色的檩条散落在地上,墙面的抹灰已经破损,灰砖裸露在外,怎么看都不像是89年的建筑。组员郝建转头问村干部“这房子能是80年代的吗?”,村干部欲言又止目光闪烁,过了半天才挤出一句“是的”。该大院内几套相似的平房与档案资料上的那些两证全无的房屋也能一一对应。观察一圈下来,审计人员表面不动声色,心中的怀疑却越来越深了。

 房屋整体结构已被拆除大半,地面上散落着建筑垃圾,看着明显处理过的现场,组员张华不禁有些失望“这能看出什么来,我们这次该不会无功而返吧?”组长林海淡然一笑,拾起地上一块灰砖“虽然房屋被拆了,但是从这能看出的东西也很多,不要着急,你看这建筑材料就很有问题,第一,1989年,J区的建筑基本上都是用红砖修建的,并不生产灰砖,以当时的条件怎么可能整间房屋全由灰砖构成?第二,张华、郝建,你俩仔细看看这面墙,完全是木质结构隔板,整间房子格局非常简陋,基本可以判断这是一间临时简易平房。”听完组长一席话,两人豁然开朗,紧张有序的开始调查。张华拿起手机拍照记录现场情况,郝建用卷尺仔细测量墙体厚度,经过勘察发现该房屋的主墙为12厘米的单墙。审计组又查看了院子里其他有疑问的房屋。现场的情况,印证了之前的猜想。这个大院里六间平房的修建时间,绝不是村委会认定的1989年,很有可能都是近几年为了套取征收补偿资金而新建的。但是如何找到决定性的证据,将问题锁死,成了审计组面前的难题。

苦寻证据 万般阻挠难核实

发现重大线索后,如何将房屋的修建年限确定下来成了最重要的事情。一回到审计局,小组就对此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场面十分火热,郝建根据自身的建筑专业知识指出可以通过鉴定建材来源相关消息来判断房屋修建时间,组员宋词表示“查来源没问题,但是建材来源可能没法精确定位建造时间”。“对呀,我觉得要多想几个方案,这些房子说不定可以在城建部门查到违建信息,我们应该往这个方向多查查。”经常与数据打交道的冯晓也提出了想法。综合大家的建议,林海组长将会议内容精炼成“六查一访”,即:查补偿资金去向,查人员信息,查土地使用信息,查门牌编制时间,查建筑材料来源,查城管规划部门违章记录,走访民居、村干部。有了明确的方向,审计组迅速行动,兵分两路,一路调查,一路走访。

组长林海和组员李宣、郝建找到城北村村支部书记了解具体情况,寒暄一番过后,林海决定开门见山的说明来意:“根据审计的有关要求,希望大家能坦诚相见,实话实说。这一户叫钱加的村民,是城北村的,你们可以介绍一下他家的情况吗?”“这户....是咱们村的吗?我不太清楚得改天问问别人。”村书记打起了太极。林海像是料到这个情况:“不用找别人,用你手机打给村小组组长就可以了。”村支书吃了瘪,不太情愿地拨通了村民小组组长的电话,询问小组长和村民后,村书记突然又表示非常熟悉这一户的情况。“6栋房屋都是在2006年左右修建的,以前该地是鱼塘,后填土修建了房屋。钱加是本地人,这些土地都是钱加及亲属购买的,有购买的土地发票证明”。在场的审计人员交换了一下眼神,李宣接着话头,继续询问道:“2008年以前,全国统一制作了门牌号,为什么这几家房屋都没有门牌号?”村书记又讪笑解释道:“是我们那时候执行政策不彻底,履职不到位,这确实应该早点向您说明的。”在村支书百般解释推脱下,调查陷入了僵局。

另一审计组的调查也遇上了瓶颈,城管部门、规划部门均没有城北村130号大院内6栋房屋的违建信息,灰砖无法确定房屋修建的精确时间,在附近的五金门窗店和建材店调查建材来源与时间也都没有收获。随后村干部提供了2007126号这6户的买地发票复印件,“8万元购买了1800平方米的宅基地。房屋也是200712月开始修建的。”这些解释不符合情理却难以推翻,调查始终无法推进。

新招破局 卫星影像定真相

审计人员根据审计经验与现场情况判断,拆迁问题绝不是这么简单,但没有确凿证据,无法证实自己的猜想。在这紧要关头审计组又一次召开讨论会,气氛跟第一次已截然不同,眼见着平时常用管用的方法技巧都未能打开局面,审计组的年轻同志们情绪低落。时间流逝,真相难寻,难道要这样放弃吗?林海鼓励大家“审计人就是想办法的人,办法总比困难多,咱们打开思维,看看还有没有新主意。”“六查一访”的阻力超乎想象,只能在别的地方寻求突破口了。“那个....地上的方法不行,天上的方法呢?”一向乐观自信的张华此刻也不确定自己的提议是否有用,语气十分不确定。李宣却得到了启发:“天上的?你是说卫星地图?”这句话一出,审计组的年轻人都恍然大悟,郝建突然想到,工程测绘中常用卫星图片确定土地面积,那么通过卫星地图历史影像是不是也可以看到城北村这些年的变化呢。审计组立刻通过谷歌地球找出了城北村历年的卫星地图影像。果然,如今的卫星地图精度已经达到0.3,在现代科技的力量下,城北村近二十年来的房屋变迁一览无余。至此,真相已经水落石出,在地图上可以清楚的看到无论是1989年还是2008年,钱加购买的所谓宅基地都是一个水塘。到了2012年,才其填做菜地;201410月,出现了五间平房;2015年,建成了第六间平房。建房时间与建材出现的时间也一一对应,证据互相印证,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审计人员再度出击,在铁证面前,之前百般抵赖的村干部也不得不说出实情。

由此,6户居民非法建房骗取棚改拆迁补偿资金394万元的大案终于水落石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审计组将钱加违法套取国家棚改资金问题线索迅速移送江南区监察委。(注: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友情链接:审计署|湖北省审计厅|湖北省政府网|荆州市政府网
版权所有:荆州市审计局 荆州市审计学会 技术支持:荆州新闻网
地址:荆州市沙市区太岳路 邮编:434000
鄂ICP备05001388号 鄂公网安备42100202000010号 网站标识号 4210000031 网站地图